dnf机械刷图加点煤炭库存向下游转移 价格波动幅度进一步收窄
发表时间:2019-06-14 16:30:27 作者:雕刻机

  今年两度出现北方港口库存下降而同期江内库存上涨的现象,煤炭库存从北方发运港口向下游沿江港口转移明显,沿江港口库存今年始终保持高位
 

  2018年以来,动力煤价格在“上有顶下有底”的窄幅区间内波动运行,且呈现出“淡季不淡旺季不旺”的特征。以往主导市场变动的季节性因素影响提前并且减弱,煤炭价格的波动也更为理性,更加符合市场运行规律。进入四季度,本该出现大幅上涨的煤炭价格反而平稳运行,除了前期短期因素叠加大秦线检修所造成的港口库存下降带来的小幅上涨以外,市场主体似乎并不急于进行冬季储煤,这是什么原因?
 

  带着这个问题,近期笔者前往长江沿线港口和电厂进行了专项调研,观察到了一些新的变化。
 

  电厂全年维持高库存
 

  纵观今年以来的现货市场可以发现,今年市场旺季前的补库采购时间普遍前移,不论是采购时间还是采购节奏都较往年有了大的变化。在调研中笔者了解到,在经历了去年阶段性用煤紧张后,今年沿海几大电力企业的采购策略发生了明显改变,他们普遍提前在淡季补库,并且使库存全年维持较高水平。数据显示,今年六大电力集团沿海电厂的库存总量每月基本维持在1500万吨左右,持续维持高水平运行。
 

  笔者在长江口一大型港口了解到,今年两度出现北方港口库存下降而同期江内库存上涨的现象,煤炭库存从北方发运港口向下游沿江港口转移明显,沿江港口库存今年始终保持高位。据该港口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主要是因为贸易商和终端用户在长江沿线港口储煤意愿增强所致。
 

  首先,存煤到电厂的距离更短,电厂抵御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能力会更强一些,加上今年北方各港口滞期费用较高,不如到长江沿线的港口接卸拿煤方便经济;其次,内陆地区煤炭消费增长使得沿江贸易焕发活力,贸易流向主要是“两湖一江”和江浙皖内陆河网、铁路网所及的地区,其中沿长江主航道往上游的发运量约占一半以上;再其次,就港口本身的情况来看,下游电厂用户在迎峰度夏之前(提前到4月),入冬前(提前到9月)囤煤入场需求较为旺盛。此外,港口还有部分用于北方港口期货交割的堆存量。
 

  在调研中笔者了解到,沿江贸易基本以市场煤为主,也伴随少量的贸易长协煤及进口煤,江内煤炭定价主要按照“北方港下水价格+海运费+港杂费+利润”的公式,沿江港口煤炭价格变化一般滞后北方港价格变化7天至10天的时间。笔者还发现,江内煤炭贸易模式和北方港有所不同,贸易商基本上需要通过囤煤再售来追求较高利润,这就要求贸易商不仅要踩准进货时机,而且要尽量在运费未涨之前订船。
 

  进口煤政策收紧带来的影响有限
 

  今年以来,进口煤政策变动一直牵动着市场的神经。从年初阶段性的临时放开,到3月全面放开,再到4月又急刹车收紧。从目前情况来看,进口煤通关正常,只是在总量不超过去年的大原则下各个港口的配额所剩不多。浙江省某大型能源公司负责人介绍,他们今年也只剩下60万吨左右的配额,预计四季度进口煤将整体偏紧。
 

  笔者在一个国有港口了解到,目前所剩不多的进口煤指标将更多用于满足终端用户,而不是贸易商。此前采取的异地报关等规避手段也将被加强监管,异地报关也有了配额限制,而且,异地报关还需要提供终用户证明,并且需要核准每一船煤。也就是说,原来是由中转用户报关,现在要终端用户报关才可以。
 

  不过,在进口配额紧张的情况下,电厂并没有出现抢购的现象。举例来说,目前5000大卡动力煤北方港口主流平仓价已经到了每吨665元至675元,价格偏高,但是电厂仍然愿意接货,前提是必须在11月1日之前拿货。因为电厂当前在持续补库,补到库存可用天数达到30天为止,这样一来电厂煤炭库存能够坚持到11月底,再加上11月的长协煤量部分,12月的用量就不慌了。若彼时价格高,电厂可以等,等到1月又可以有新的进口煤配额了。
 

  水泥行业成为煤炭消费亮点
 

  在此次调研过程中,除了大型国有企业,笔者还走访了一些民营中小型贸易商。在座谈中发现,这些贸易商的主要客户是水泥企业。由于水泥用煤对发热量要求较高,水泥厂一般都是采购5500大卡以上的高热值煤种,并且由于目前水泥价格较高,水泥企业利润丰厚,他们也成为了对煤炭采购价格不敏感的客户。加之水泥企业的库容一般不高,煤炭库存可用天数也就在7天左右,所以他们的采购频率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