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区法院一案例入选2020年第3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发表时间:2020-03-26 12:47:40 作者:雕刻机

开发区法院一案例入选2020年第3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近日,开发区法院审理的《盐城市天孜食品有限公司诉盐城市自来水有限公司供用水合同纠纷案》,被《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20年第3期刊载。

2015年以来,盐城法院1篇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指导性案例,8篇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公报》采用,20篇案例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采用,采用数位居全省前列。此外,82篇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年度案例》录用,14篇案例被《中国审判案例要览》录用。盐城中院连续四年被省法院评为“案例编报工作先进集体”。

开发区法院一案例入选2020年第3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开发区法院一案例入选2020年第3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盐城市天孜食品有限公司诉

盐城市自来水有限公司供用水合同纠纷案

【裁判摘要】在供水合同关系中,供水方自来水公司承担的安装、更换、维修水表以及供水等义务时一种公共服务。用水方系被动接受水表和计量结果。水表更换前后,在用水方生产量基本不变且无管道跑水故障的情况下,水表显示用于生产的用水量却大幅度增加,有悖常理。由此引发的争议,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证据原则和日常经验法则,对案件事实做出综合判断并公平合理的确定计算方法和损失数额。

原告:盐城市天孜食品有限公司。

被告:盐城市自来水有限公司。

原告盐城市天孜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孜食品公司)因与被告盐城市自来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来水公司)发生供用水合同纠纷,向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天孜食品公司诉称:2008年以来,盐城市老周豆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周豆制品公司后将有关权利转让给天孜食品公司)与盐城市汇津水务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自来水公司)发生供水往来,日用水量在200吨左右。2014年11月份,被告公司组织人员对盐城市老周豆制品公司的水表进行了更换,在该水表(以下简称争议水表)使用过程中我单位发现水表的吨位数都在400多,有的甚至超过500吨。老周豆制品公司对单位内部用水管网进行了巡查,未发现异常,事后多次向被提出异议,被告在城东水厂对水表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为合格。2017年9月7日,被告公司为我公司更换了新的水表,旧水表由被告方拿走后自行委托检测。更换后的水表在使用过程中,又重新回到了200吨左右。在更换水表后一个月内,原告多次就多收的水费返还问题向被告提起交涉,但协商未果。故诉请判令被告返还多收的水费780901元。

被告自来水公司辩称:1.争议水表系具有相应的生产许可资质的厂家生产的合格产品,是我公司通过合法、正规的招投标程序采购所得,符合国家质检总局颁发的jjg162—2009国家计量检定规程规定标准。2.原告公司在诉状中也自认在城东水厂对水表进行了检测,其检测结果为合格,且原告在此后长达三年的争议水表使用期限内再未提出计量异议。可见争议水表的计量符合国家计量检定规程。3.我公司的收费依据是争议水表显示的实际用水量,并不存在多收水费的情形。原告以诉称的三个水表的用水计量前后变动比较大为由,推定我公司多收了水费,属于主观臆测,所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排他性、科学性。导致水量变动的原因很多,作为产权分界点的主水表以下供水管网破损、转供、生产能力的提升等诸多原因均可能导致用水量的增加,不一而足。至于为何争议水表显示的用水量与前后两水表显示的用水量有所差异,具体原因我公司也不得而知,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所以,原告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因争议水表不符合计量标准导致我公司多收取了水费。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一审查明:

2008年以来,老周豆制品公司与盐城市汇津水务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29日改为现名)发生供水往来。2014年11月份,被告自来水公司组织人员对老周豆制品公司的水表进行了更换。据原告天孜食品公司提供的自2014年至2017年9月的该公司用水量表格记载:(1)2014年1月至同年12月的用水65997吨,平均用水量为180.8137吨/日;(2)2015年1-12月的平均用水量为362.46吨/日;(3)2016年1-12月的平均用水量为480.6356吨/日;(4)2017年9月8日至2017年10月19日,共计42天,平均用水量为222.857吨/日。争议水表是2014年的11月至12月之间更换使用,用至2017年9月更换了新的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