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观头条 | 北仑的制造业升级命题:工资高也未必愿意去,新世代技工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发表时间:2021-09-16 17:47:30 作者:雕刻机

寻找中国技工系列一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6月3日下午,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正在举办一场招聘会,会场纵列着4排桌子,隔出了两个通道,鱼贯而入的学生就在通道间缓慢踱步。

会场内的企业,可以粗略的分为两类:一类是制造业企业,一类是游戏制作、餐饮、金融等服务类企业。

完全不用靠近,你甚至可以远远地从易拉宝的风格上区分出两类企业:前者海报蓝、白为主,密密麻麻写着字,像是一张老旧的PPT模版,有些还有马克笔涂改的痕迹;后者海报则充满设计感,颜色鲜艳,多用动漫形象,一眼就能被看到。

这两类企业,也收获不同的境遇:一家光伏设备上市公司一个下午只收到了两张简历;而一家电商服务类公司桌面上则放着厚厚一叠简历,其企业此次招聘的岗位,包括销售代表、客服专员等。

工资待遇上,这家电商服务企业并没有优势,但它的优势在于:其公司所在的宁波海瞩区中信银行大厦,地处宁波老城区内的一个繁华路段,旁边有宁波老牌的五星级酒店,还有月湖景区和历史街区月湖盛园等景点。“年轻人还是喜欢这样繁华一点的地方”,招聘人员说。

学生正在用简历为产业的未来投票。

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位于宁波市北仑区。背靠舟山港的宁波北仑区,是全国百强工业县区,2021年北仑区本级规上工业企业中,产值超亿元企业260家,超十亿元企业42家,超百亿元企业8家,这里腾飞了吉利、申州等一批知名企业,是中国工业百强县密布、经济活跃的泛长三角地区一个缩影。

从2021年、甚至更早之前,北仑区开始了一场产业升级,汽车零部件、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快速发展。这种升级还在持续之中,诸如半导体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被地方政府纳入规划之中。

产业升级迫切需要高技能人才的支撑,而学生对工厂职位的意兴阑珊和技能人才的缺口,迎面相撞。

这场产业升级与人才升级的对峙,正在北仑近6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展开,成为中国制造业升级的缩影和序章。

有技术能力的工人缺的格外厉害

2021年春节刚过,宁波市北仑区人社局穆德龙,就率着一支由7家本地企业共计15人的招聘队伍赶赴云南,与合作的昆明高职院校及玉溪人社部门对接,开展校园和社会招聘。这趟为期3天的紧凑行程,总计为北仑用工企业挖到了200余人。这是该区近年来引才活动的典型缩影。

从2021年开始,宁波市北仑区真金白银的砸下多个“校地合作”项目,与5个省份30余所高职院校建立合作,每年的招聘季,北仑区的招聘大军就在地方政府的带领下,浩浩荡荡扑了出去。

竞争越来越激烈,同省内的绍兴等地,都在用这一模式抢人。今年去云南时,穆德龙还碰到了广东某地人社局局长亲率的队伍。

职业院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一开始,职业院校只需要有规范的工作机会就可以,比如能提供五险一金;现在则已经开始要求用工企业拿出具体的培养计划,比如几年能达到什么薪资、什么岗位。

“他们考虑的不仅是就业率问题,更多是强调就业质量。什么是就业质量?就是一个学生拿10个offer,再从里面挑一个最好的”,穆德龙表示。

在这种竞争下,完成200余人的招聘,已经是基于北仑区多年积攒的经验和用工口碑。

但显然,北仑区企业缺的,远远不止这200人。

2021年年底,北仑区进行了一次人力资源调研,数据显示,2021年年底北仑区劳动力年龄段的人力资源总数为63万人,其中本地劳动力18万,外来劳动力45万;63万中,够的上“人才”的不到16万,不及总数的25%——也就是说,75%是初中学历以下或没有一技之长的“普工”。16万人才队伍中,技能人才不到7.5万,高技能人才累计1.5万左右。调研分析发现,全区企业每年的技能人才缺口在2.5万左右,已经成为全区制造型企业最急需的人才。

技能人才即通常所说的“技工”;高技能人才按照政府的统计口径是指,国家职业资格三级以上的人才,在实践中,则有着更为宽泛和复杂的定义。

按照德国、日本等国家的案例,高技能工人在技工中占比平均为40-50%,而北仑占比则约为30%。

根据北仑区国民经济公报,2021年全区技能人才总量约为17.8万名,其中高技能人才5.6万名。

6年时间中,尽管技能人才存量从7.5万增长至17.8万,高技能人才从1.5万左右增长至5.6万,但技能人才、特别是高技能人才的缺口,并未缩减,反而进一步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