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机械加工厂包工头在欠款单位服毒续:政府协调后欠薪连夜发放
发表时间:2019-06-14 14:20:45 作者:雕刻机
  华商报1月16日A10版报道周至一包工头在欠款单位服毒一事后,周至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主管县级领导到医院看望当事包工头,并迅速调查处理欠款事件,现场协调解决问题。
  1月16日下午4时,周至县政府有关部门回复称,经初步调查,1月13日上午8时50分左右,周至县二曲街办小寨子村村民郑喜云与雅奇景观公司在结算工程款过程中,因工程款数额存在争议,在沙河实业公司办公室喝下农药,在场人员立即拨打120将其送往县医院救治。目前,据医院介绍,郑喜云病情平稳,神志清楚。就相关工程款纠纷问题,由该县劳动监察大队督促沙河实业公司对双方无异议的工程款立即兑付,有争议的工程款经核算协商后限期兑付。
  同时,周至县举一反三,对全县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全面排查、专项清理,主动深入化解矛盾纠纷,确保农民工工资及时兑付。
  1月16日下午4时20分,陕西沙河实业公司负责人介绍,根据他们核实了解的情况,郑喜云与雅奇景观公司结算工程款过程中,因工程款数额存在争议,最主要的原因是郑喜云部分工程结算单原始票据丢失,双方在就工程量核实中出现这个情况,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针对没有票据的工程,该公司已安排项目公司对工队所干的工程量重新计算,重新补认价单、补办手续,现场核发工资。
据记者从包工头郑喜云妻子处获悉,欠款单位周至沙河城市公园已拿走其农民工工资欠款条,正在核对账目。晚8时许,记者获悉,所欠工资50多万元清算结束,正在通知农民工到场领取,连夜发放。
  【早前报道】
  包工头3年被欠百万工程款 在欠款单位服毒
  1月13日上午,因讨不到工程款,周至县二曲街办棉花营村54岁村民郑喜云,在欠款的周至沙河城市公园办公室内服毒,目前尚未脱离生命险。
  包工头3年被欠百万工程款
  “现在钱不要了,我只要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回来!”1月15日上午10时25分,郑喜云的妻子何会宁泣不成声。据她描述,丈夫1月12日晚没有回家,她打电话时,他说工钱还没有要到,在欠款单位坐着等老板回来。到了1月13日上午9时许,她突然接到周至沙河城市公园工作人员的电话,让她赶紧到周至县人民医院,才知道丈夫在这家单位办公室服毒了。
据记者在周至县人民医院看到,郑喜云还在该院重症监护室内,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医院急诊病历显示,郑喜云当日上午9时左右被送进该院时,身上可闻到较为浓烈的农药味,初步诊断为“农药中毒”。
  在郑喜云的工地上负责财务的蒲团利介绍,郑喜云从2013年至2016年,承建周至沙河城市公园土建、水建、砌青砖瓦等工程,最多时工人有100多人,最少也有30多个人。对方一直没有结清工程款,为要回欠款,郑喜云第二年又不得不继续接着干。到目前为止,还有100多万工程款和50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尚未结清。
  对郑喜云服毒一事,蒲团利称,去年开始这家单位部门之间来回推诿,还以签合同人离开等借口搪塞,将郑喜云折腾得身心疲惫,再加上年底了,几十个工人讨要工钱,让他备受煎熬。
  欠款单位:他拿农药比划并没喝
  1月15日上午11时,周至沙河城市公园招商部经理淡某表示,当日郑喜云只是拿着农药在办公室比划,并没有喝。
据记者问:“既然没有喝,为什么人会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公司到底欠郑喜云多少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淡某不再作答。
  管委会称已介入调查协调解决
  1月15日中午12时20分,周至县沙河产业经济带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包工头服毒一事他们是在1月14日才得知的,很快就介入了调查。
  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与郑喜云工程队的农民工代表交流时了解到,目前还有50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尚未结算,管委会初步意见是,让周至沙河城市公园尽快协调解决农民工工资欠款。至于郑喜云与周至沙河城市公园之间工程款问题,则尽快协商并拿出处理意见,不能因为公司内部人员变动而拖欠工程款。